掌上邦-全媒体时代下的流量矩阵

庄勤:酒店管理砥砺30年,应对消费升级新常态,开始俯身做内容

庄勤:酒店管理砥砺30年,应对消费升级新常态,开始俯身做内容

来源:执惠旅游 作者:周起屹 时间:2021-07-02 点击量:7615


此刻,酒店外自贸区改革进入深水区,风起云涌,而这家开业5年的喜来登,不变的是其特有的“Open Sky”气味,给人一种崭新但是又不刺鼻的舒适感。在这种惬意的气氛下,执惠邀请到上海外高桥喜来登酒店总经理庄勤先生共同探讨酒店和酒店人的品牌价值。


庄勤先生身穿略大却还算合帖的西装,脸上始终带着礼节性而又让人不觉得疏远的微笑,如果不是之前在业内有所耳闻这位儒将,很难看出其经历了30年的酒店戎马生涯,淡静一如桌子上放置的那杯柠檬白开水。



酒店人10年,开始拥有发言权


改革开放后的近40年时间,中国酒店业波谲云诡。华亭宾馆是上海第一家五星级国际酒店,也是第一个引入外资品牌管理的实验点,即使后来从喜达屋集团收回管理权改由中方经营管理后,仍难以磨灭那时特有的时代特点。

庄勤先生属于华亭宾馆第一批员工,作为中国现代酒店制度的第一批弄潮儿,亲历了经营权和所有权分离模式的诸多好处,也深知国营酒店产权不清晰,产权主体地位缺失带来的弊端。

在这个阶段,庄勤先生吸收了喜来登酒店在专业技术、管理人才和管理模式等方面的经验,包括最早接触电子商务和信息管理系统,这种全球化思维,本地化作为的理念贯穿其后期的职业生涯。

而未来这批同期生更一一成长为中国酒店业的中坚力量。30年前的酒店业,谁都无法否认中国酒店人在行业中的弱势,职业生涯到副总后,便很难进一步上升。在这个阶段,庄勤先生先后任职于喜达屋集团旗下的威斯汀、雅乐轩、艾美等品牌酒店。


酒店人20年,我们开始参与游戏规则制定


2008年,中国人实现了百年奥运梦。作为已经精研酒店业20年的资深大拿,庄勤先生此刻正在印度尼西亚泗水喜来登大酒店担任副总经理,距离升任亚太区某酒店总经理仅一步之遥。与此同时,北京永泰福朋喜来登酒店和雅乐轩酒店及服务公寓也向他抛出了橄榄枝,想到能在家门口迎接奥运宾客,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他说:“In my life time, it may be the only chance to do the service for Olympics in my country。有生之年为奥运服务可能就只有这么一次”。


这次回国的任命安排,与以往也颇有不同。作为亚太区、同时也是中国的首家雅乐轩酒店,如果按照之前的落地流程,酒店的总部特别是海外的公司,把海外的标准、产品原封不动拿到中国市场,直接给到中方执行手册,中方照着里面的规则执行即可,轻易不会多商量。


而这次整个美国团队从波士顿落地到北京,与中方商量近一周时间,确保服务流程和规范符合中国的国情和制度,而不是简单照搬新加披和台湾,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从30年前的跟着干到10年以后商量着干,20年后必须要带上你参与游戏规则,并且有否定权。即使是国际品牌的喜达屋集团,也必须深入中国国情,中国酒店人更应该“Think international,Act local”。


酒店人30年,开始自主并主导制定游戏规则


近30年时间,此刻的住宿业依旧风云变幻,从下至上酒店已经变成了大住宿业当中一个环节,并饱受着新业态的不断冲击。庄勤先生历任上海闵行宝龙艾美酒店总经理、汕头龙光喜来登酒店总经理及扬州绿地福朋酒店总经理期间,不断的摸索前行,总结实战经验,为酒店的产品和营销注入新鲜血液。


在扬州绿地福朋酒店任职期间,面对酒店区位远离扬州瘦西湖的不利条件,庄勤先生打出三套组合拳:


1、深入挖掘当地城市特色。避开与苏州园林的同质化竞争,选择“京口瓜洲一水间”的瓜洲古渡,加大御碑亭、沉箱亭的典故宣传;另外则是扬州的双博馆,中日首次建交的外交礼物便是在扬州装订印刷的线装版三国演义......整合这些文化后,推出了“扬州文化进酒店”的活动,并邀请江浙沪主流媒体体验,以此扩大城市影响力的同时,输出酒店的独特文化。

2、重新确立酒店定位和细分人群划分。伴随中国的休闲旅游群体越来越庞大,必将延展出更多丰富多彩的住宿产品,以“城市度假酒店”为定位,客源群主要包括休闲散客、商务客人以及家庭和自驾游客人等,吸引来自于上海、江苏的旅客,并紧随市场的变化,调整客源结构。

3、提升酒店MICE业务收入;以停车设施、服务设备、条件硬件及软件商作为落脚点,合理利用区位的辐射优势,做好市场细分。



在谈及目前的外高桥喜来登酒店的经营之道,庄勤先生更是格外有信心,对外高桥的客源结构、发展会展的优势以及休闲度假游产品如何打包,如数家珍。外高桥喜来登酒店拥有上海唯一一个高8.6米1000平方米的无柱型超大空间,依靠辐射效应和价格优势做会展更是得天独厚;同时交通上连接上海迪士尼、奥特莱斯和高桥古镇;又是唯一可见万里长江入海、东海和黄海在此分界,三水交汇,蔚为壮观的独特IP。


酒店业的新常态从俯下身做内容开始


在谈到酒店未来的命运时,庄勤先生常常想到美剧《冰与火之歌》里的台词:Winter is coming。


和任何事物发展的规律一样,中国酒店业的发展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尤其是最近五年剧烈的市场动荡以后,即便2017年业绩出现了回暖,像金陵饭店的第一季度报告显示营业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长8.29%,以及上海锦江和首旅的经营业绩较上年同期均实现较大幅度增长,但并不能代表结果,更多也只是一个修复性行情。


现在中国酒店业从最早的馆驿到目前延伸至民宿、长短租公寓、帐篷房车、共享办公和文旅地产等领域,可以发现酒店业从来都是变化发展的,那么酒店人想过界就必须有跨行的危机感。


面对这种变化的常态,庄勤先生对内选择俯下身来做内容,毕竟酒店硬件目前差别不大,关键是内容、定位、客户细分、各自酒店品牌和风格做派,从小不同做起才能最后大同。而对外的集团化竞争则由过去的网络预定、常客计划和并购等资本和渠道竞争,转向产品和目的地资源的竞争阶段,更多转向生活方式的售卖。


目前,喜来登旗下运营着16家度假酒店,输出度假体验,设置如温泉、海滨、滑雪、城市探索或是周末休闲度假等一系列主题。酒店方面,喜来登也将继续在国内各大重点城市和新兴旅游目的地快速扩张。近期开业的上海崇明由由喜来登酒店成为喜来登在上海的第五家酒店。


中国酒店人如何管理创新?


所有的管理方式都要看管理者本身的信仰,早在半个世纪之前,彼得•德鲁克就从社会、信仰和人性的视角来看待组织和管理。左手管理,注重组织的有效性,右手信仰,强调组织的正确使命,两者平衡的组织才能给人类带来真正的福祉。


庄勤先生给我描述了这样的两个场景来解释:


某炮兵旅的阵地上,风吹雪起,长官身先士卒,一句“跟我上”,穿过震耳欲聋的炮火声,冲击着每一个士兵的心灵!


某美军司令部,千里之外炮火连天,帐内的司令一手雪茄,一手托杯,在地图上挥斥方遒,不惜代价!


这两种方式,庄勤先生选择兼收并蓄,主张“以走动式现场管理搭配制度管理”。既要警惕管理制度流于形式,也要防止主要管理者因陷于具体琐事脱不开身,最终疏于考虑酒店发展大计,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企业战略性失误,毕竟酒店管理的最终目的是高效率协调配置酒店内外各种资源,为客人提供最大满意的无缺陷服务。


如何看待酒店业并购整合?


并购与整合,是酒店业永恒的话题,在未来还会是常态,去年年底万豪收购喜达屋的消息确认后,让两家风头一时无两。谈及这半年的工作变化,庄勤先生解释到喜达屋本身是资本运作公司,买和卖都是资本运作的常规手段,目的是为了股价和怎么在资本市场赚钱。同时万豪作为一家拥有90年历史的企业,本身内容就是立身之根本。相信只要商业利益的存在,就不存在谁吃掉谁的问题,只会强上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