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邦-全媒体时代下的流量矩阵

因小见大:从邮票的设计与变迁看香港回归的历史

因小见大:从邮票的设计与变迁看香港回归的历史

来源:掌上出版• 发布 作者:笑笑• 编辑记者 时间:2022-06-30 点击量:9039


随着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日的临近,香港邮票将面临一个问题。邮票代表一个国家的主权。因此,回归前(至1997年6月30日为止)使用带有英国皇权色彩,铭记为“香港”“HONG KONG”及皇冠或女皇头像的邮票;回归后(由 1997 年7月1日开始)使用铭记为“中国香港”“HONG KONG,CHINA”的邮票。


为解决邮票“过渡期”的问题,香港邮政署同中、英两国协商,决定在 1997 年初发行一套“1997 年前后均可使用”的通用邮票(普通邮票),铭记为“香港”“HONG KONG”,此套邮票既无皇冠徽记,也没有“中国”“CHINA”字样,设计内容必须中立,并要取得中英联合联络小组的同意。


香港邮政署从1994年就开始安排香港回归过渡邮票的设计工作,同时约请了五位设计师,请他们各自拿出设计方案。初步方案在一个月内提出后,经邮政署认可,再拿出详细方案。邮政署通过后,画出正式图稿。最后还要交中英联合联络小组审议批准。这次邮票设计前后反复多次,历时近半年,才最终确定。这是靳埭强设计邮票周期中最长的一次。


这套新款通用邮票共16枚,面值从10分至50元不等。


此前的所有通用邮票,都是使用英国君主头像、徽志、旗帜等象征皇权的图像。香港最美的地方在海港,从尖沙咀向港岛望去的景色最美。这里高楼大厦林立,背后的太平山轮廓起伏优雅。都市风光反映了香港经济的繁荣,太平山则蕴含了香港的自然之美。


1997年回归时的海岛景色,既代表香港的发展历史,也代表回归时国际城市的场景,是很有代表性的意象。设计邮票时虽然未到回归时刻,但建筑物不会有太大变化,图片资料可以搜集到。但如何表达这个海岛呢?可以是每枚邮票相同,还是……


最终,靳氏提交的设计方案,是驰名世界的香港胜景——维多利亚海港的风景。


从题材选择上来说,这样可以避免政治上的象征。同时,这套邮票的特别之处,在于靳氏使用的表达手法—没有常规地使用摄影或插画,而是以中国画长卷的处理手法进行演绎。


西方风景画所采用的视点,多为平视的焦点透视,即“所见即所得”。而中国传统山水画则采用“视点移动”(散点透视)的方法,让一目不能穷尽的风景,汇于一画。长卷是中国传统绘画的重要形式,画面横向展开,可以展现丰富的内容。著名的山水画长卷,包括有元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等。


靳氏在邮票中展现的港岛风景,就是专门从海上选取不同位置进行拍摄,然后再将其拼合成为一幅超长的“长卷”。为了使用方便,通用邮票通常票幅较小,需要使用不同的色彩加以区别。靳氏创造性地运用“彩虹色相”,把13枚低值邮票(从10分到5元)分为13个不同的颜色,而它们也能互相拼接,成为“邮票长卷”。


在每一枚尺寸细小的低值邮票上,靳氏尽量充分地利用空间放置“香港”“HONG KONG”及面值:每枚邮票各 采用一种主要色彩,海面以彩色代替,其上为等线体英文“HONG KONG”,“香港”及面值置于票面上端,“香港”二字使用较为庄重的中宋体,面值字体与之相配。上方底色与风景之间由彩色渐变为白色,以突出“风景”。风景 也处理为单色调,且调整为与底色相协调的色彩。


普通邮票由于各枚面值不同,较少设计为小全张形式(特殊情况除外)。因为面值不同,不利于邮资计算。但此套邮票的设计,“连票”更能突出它的神采。


13 枚低值邮票,设计成为横连“长卷”,完整地呈现了他的设计初衷。13枚邮票从整体上看是中国画的长卷形式, 部分看是中国画的联屏形式,既可以单独看又可以连起来看,这充分体现了靳埭强“中国文化现代表达”的设计哲学。


与 13 枚低值邮票使用日景不同,3 枚高值邮票精选了沿海风景中的精华段且是夜景。在3枚邮票上分别是中环大厦(面值10元)、中银大厦(面值20元)、怡和大厦(面值50元)3座年代不同的地标建筑。由于它们票幅较大,可以呈现更多的细节,因此使用了全彩色的夜景,而背景色调则使用了从蓝到紫到洋红的渐变颜色。


低值小全张的尺寸为53mmx273mm,其长度创造了世界纪录;印刷使用了7种专色,也打破了世界纪录。高、低值小全张的左右边缘,并不像常规那样,把颜色直接延伸到边缘,而是采用白色。我曾特地写信请教,靳叔的回复是“不想破坏长卷的连续感”。


这套邮票,巧妙地运用中国画传统的处理手法,使画面信息量达到最大的饱和度,是靳氏邮票设计的代表作之一。


一九九七年香港通用邮票》


《一九九七年香港通用邮票》于1997年1月26日发行。在首日封上,靳氏特地选用了一张与邮票角度相同的早期香港风景画,与邮票一起对照,形成“沧海桑田”的历史感。


此套邮票因1997香港回归这个历史事件而设计,成为历史的见证,也体现了香港人的骄傲—由一个渔村发展成为国际大都会。


同时发行的3种小本票,封面使用与对应邮票同样的色调,并以邮票外形框出长景中的对应邮票位置,配以相同的字体,延伸了邮票的风格。


如果说上述“山水长卷”运用了中国传统绘画的概念,那么“回归普票”时,靳叔还提交了另外一个闪烁的“纯现代的中文字体”方案,它并非是一个陪衬方案,也有其独到之处。


香港是国际性的大都会,夜景举世闻名。七彩斑斓、璀璨闪耀、灯火辉煌的盛景,正是“东方之珠”的写照。


由此,他想到夜景中透出不同色彩的一格格“窗口”,并以此来象征这个花花世界。他以马赛克方格构成“香港”二字,并仅以这两个“文字”为主体,设计出13枚低值票。图案的方块分格完全相同,每枚邮票仅使用不同的“马赛克配色”加以区分—这在设计上是不小的挑战。高值的3枚,手法相同,但票幅较大。


这套方案,手法现代、抽象,巧妙而得体地表达了香港的地区色彩和气氛,体现出了前卫、先进的专业设计水平。


1997年2月12日发行《香港’97通用邮票小型张系列第四号》。邮票使用的是刚发行的通用邮票(10元面值)。小型张背景选用了一张老照片:20世纪20年代尖沙咀码头,左方矗立的是尖沙咀九广铁路火车总站钟楼,而右方的海上则航行着一艘高烟囱的天星小轮。设计主旨是今昔的对比,邮票上的中环大厦与小型张背景上的钟楼,虽然是不同年代的建筑,高度对比也非常悬殊,但外形上却有点类似,形成了生动有趣的对比。

小型张右上角是徽志,上面的字体和底下横条使用渐变色彩,以呼应邮票渐变的底色。


首日封左边的图案,两个圆圈中的两个建筑物图片,强化了这种对比。


《香港’97通用邮票小型张系列第五号》


同年2月16日发行的《香港’97通用邮票小型张系列第五号》,其概念和手法与前者相同,均使用20世纪70年代尖沙咀九广铁路火车总站的老照片,钟楼还是视觉的焦点,但这次照片的取景角度与前者不同,隔着海港可见对岸的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