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邦-全媒体时代下的流量矩阵

北京保利2021春拍 | 陈丹青成名作《西藏组画·牧羊人》以1.61亿元人民币刷新个人新纪录

北京保利2021春拍 | 陈丹青成名作《西藏组画·牧羊人》以1.61亿元人民币刷新个人新纪录

来源:北京保利拍卖 作者:石皓 时间:2021-06-05 点击量:9827




640.webp (2).jpg

北京保利2021春拍现当代艺术晚拍现场

北京保利重磅推出美术史殿堂级鸿篇巨制——陈丹青《西藏组画·牧羊人》。《西藏组画》不仅是陈丹青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个人创作,更是一件开启伟大时代的思想启蒙之作,在中国四十年的当代艺术史上罕有作品能够在艺术价值与社会价值上与之等量齐观。它的出现不仅在当时引起轰动,产生无可估量的社会效应,直至今天,它依然保持着鲜活的生命力,并且持续而深远地发生着影响。

在《西藏组画》中,陈丹青将主题性绘画粗糙的激情、单调的理想主义自然地转化为对平凡人物深刻且浓郁的生命表达,开启了中国架上绘画艺术的人性复苏,直接影响了八五新潮美术运动和以个性表达、批判社会为旨归的中国当代艺术的兴起。同时《西藏组画》体现了对油画本体语言的变革。陈丹青以一种革命式的勇气打破了苏联绘画模式和叙述性题材的垄断,提供了新的写实绘画模式,直接引领了中国向欧洲正统油画溯源的风气。不仅如此,这组绘画作品所体现出来的反矫饰的真实态度,也影响了非绘画领域。作为当时新绘画的代表,《西藏组画》与同时期的伤痕文学、第五代导演的电影一并构成80年代最为重要的文化图景。
 
《西藏组画·牧羊人》是陈丹青《西藏组画》中影响力最大的一件。从它诞生以来,著录、出版及发表次数达100余次,其中重要展览40多次,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同时该作也是现阶段市场上唯一一幅尚在流通西藏组画系列作品,由藏家珍藏10年有余,今春有幸重返市场,必将成为本次拍卖季中最受瞩目的焦点。

2021年6月4日,北京保利拍卖2021春季艺术品拍卖会正式开槌,逾四十个专场,八千余件艺术精品,点燃北京艺术市场。而于6月4日晚间进行的现当代艺术夜场共呈现29件精品,其中陈丹青的《西藏组画·牧羊人》以1.61亿元人民币成交,大幅刷新并创造艺术家个人新纪录。




陈丹青《西藏组画 · 牧羊人》.webp.jpg
陈丹青《西藏组画·牧羊人》1980作 板上油画
78.6×52.3cm 签名:1980.9
成交价:1.61亿元

当晚八点四十分,最受瞩目的拍品、极具时代思想启蒙价值的美术史里程碑作品陈丹青《西藏组画·牧羊人》,时隔十四年后重现拍场,一经现身,便引发现场激烈争夺,作品以80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起拍,经过多轮竞价,最终以1.4亿元落槌,1.61亿元成交。
 
这一价格与2007年秋拍《西藏组画·牧羊人》的上一次上拍3584万元的成交价格高出近4.5倍,大幅刷新并创造了艺术家的个人新纪录。
 
111111111111111.jpg

陈丹青 牧羊人 素描草图


1980年,刚刚研究生毕业的陈丹青便以油画创作《西藏组画》蜚声海内外,整个《西藏组画》共计七幅,是陈丹青于1978至1980年间在拉萨创作完成的。这一组画放弃了当时流行的强调主题性思想的创作理念,以写生般的直接和果断描绘了藏民的日常生活片段。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真实性表现了当时艺术创作中从未出现过的个体的“人”的形象,在艺术作品中注入了“人”的精神力量,其影响不仅仅在美术界,甚至在社会范围内都承担了思想启蒙的重要作用。而此次春拍现身的《西藏组画·牧羊人》这幅作品是其中发表次数、引用次数、展览次数最多且影响最大的一件。
 
《西藏组画·牧羊人》大胆直白的描绘了一对亲吻的牧羊情侣。男人仅露背影探身亲吻女人的脸颊,留给观者强壮有力的臂膀,显示着藏族青年的彪悍力量。女人表情害羞含笑接受,以略显笨拙僵硬的身姿回应,生动写实的细节元素赋予整幅画面生命力和美感,呈现了藏民真实生活中的一个角落、一个片刻,超越了以往创作中那些夸耀和煽情的笔触,一切都是对自然对象的本真刻画,是当时创作中不同于《西藏组画》其他作品的存在,如此更具有不同的价值和意义。

20201112035159767.jpeg

著名美术批评家、策展人贾方舟

 
 著名美术批评家、策展人贾方舟认为,40年后再看《西藏组画》,它依然是那个年代无法超越的里程碑,“依然是中国当代美术史里不会褪色经典作品。今天当代艺术家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方式与不同的材料与媒介去创作作品,但是《西藏组画》依然屹立在那里,它就是中国美术史上的一座里程碑,过去的认定至今依然不会动摇。”
 
 
7ft0-fyawhqy3451147.jpg

著名美术史学者 吕澎


而著名美术史学者吕澎指出,如果从改革开放四十年中选四十位艺术家或是四十件作品,其中一定有陈丹青的《西藏组画》。无论是再写一本书、两本书,甚至是一百本艺术史,只要是写这四十年,那就一定有《西藏组画》,“因为这件作品物化了这一历史时期相关的很多问题,我们可以这样量化来理解它的重要性。”

 

同时,在他看来,“应该把个人趣味、艺术、语言和文明、教养、知识融合起来,所收藏的作品才真正有可能不断地增值,不断地成为市场中始终被认可的艺术品。